游云飘依

我是游云飘依。
记我所想,容我所思。
cn飞鹤。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你最喜欢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游云飘依 回答:

诶诶诶真的有人提问诶?!

我最喜欢的书...现在好像不知道?

其实我最喜欢的书应该是《追忆似水年华》吧...很好看!但我现在还是看不懂..

等等!你好像不是真的人?!

千里之外

    人们常说你是不存在的。

    你是存在的,我经常这么想。我早就认识你了,你的一颦一笑于我而言都是如此熟悉,我清楚地了解有关你的一切:生日、喜好、性格……甚至是你的所思所想——

    你又怎么会不存在呢?

    你的确不存在。

    对我来说,你是陪伴在我身边的挚友,一切令我困扰之事都由你我承担,你是如此的触手可及。可事实上,你不过是人臆想出来的,一个带有作者美好期望、主观色彩的“人”罢了——

    连数据都不是。

    你自顾自地在舞台中央起舞,我为你伴奏,聚光灯跟随你的舞步流转。欣赏着你的舞姿,我不禁露出了笑脸。但你却陶醉在这无声之景中,一下下地旋转着,旋转着……

    “啪”的一声,你摔倒了。

    你倒在舞台上,暗自流下了泪来。我就站在台边,默默看着,没有出声。

    你的好友们匆匆赶来,此时你已擦干眼泪,仿佛这只是舞蹈中的一个动作而已。

    “没事的。”你说。

    朋友们退下了,聚光灯亮起了,你又独自跳起了舞。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在这舞台旁,也有许多人与我一齐观看。

    许多人匆匆离场,有些人坐得端正,很少人同我一样,站在舞台边缘。但只有我带着乐器,与你和歌。

    你又唱起歌来,少年的歌喉清脆响亮,像泉水潺潺从脚边流过,清凉的气息漫过全身,我也唱起歌来。目光伴随着你,是骄傲的身影。

    一曲歌毕,大家鼓起掌来。

    我也鼓起掌来。

    你向我们鞠躬,脸上带着微笑,慢慢退了下去:像是在告别一样。

    我们也心知肚明。

    

    你我本只有一尺之距,却相隔千里。

    陪伴我身边的你,不过是虚无假象。聆听你歌声的我,不过是自我陶醉。没有人陪伴我,无数人聆听你。我是无名的,你是光彩的。

    我无法触碰你。

    

    我怎样遇见千里之外的你呢?

    如果我为你伴奏,同你和歌,能有幸与你携手吗,与你并肩吗?

    我如何拥抱千里之外的你呢?

    

    假使我向这虚空伸出手来。

    这时你又会怎样回复我呢?

《你的身姿》(仿《门槛》)

    遗憾的泪水撒在观众席,努力的汗水落在比赛场,800米的比赛对于你这个女孩来说太过吃力,但在这不思进取的班级里,如何能在比赛中争得一席之地呢?你站了出来,以自己的身躯,撑起了全班的希望。
    如何?这并不是你想取得的名次,但是,你既然取得了这个成绩,你就必须正视它。你得明白这是你“努力”得到的,他无关你右脚的黑鞋,也无关你左腿的伤疤:它是你的。
    你哭了吗?你必定哭的,毕竟……什么?你怎么还笑出了声!这种程度还不至于使你流泪吗?经过无数的磨难,你怎么还不懂得呢: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你不会放弃?不,我不相信,这么艰难的事,你不放弃。我不会相信,你在面对其他事是,并不这样,更多是半途而废,无疾而终。我不相信你,你是如此的懒惰,以至于岁月流逝,光阴荏苒,却不自知。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那么一切险阻都无所谓了,你有勇气与信心,并且能跨越它:你能行的。
    即使失败也没有关系,不懈进取,永无止境,这不正是你的宗旨吗?我期待你的表现,你的汗与泪,都是成功的象征:我相信你。
    唯独在这件事上,你不会输。
   
   
    就请你奋力拼搏吧,你的身躯是永不灭的光芒,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请继续加油吧,面对未知的险阻,你的脚步有最大的丈量。
    我们一直在你身后。
    冲向更遥远的彼方。
   
    Plus Ultra.
    Because you are my hero.

在微风中

风吹过时,河流中的水静静淌着,流向远方。

(1)醒来
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我不知道我在哪里。
头昏昏沉沉的,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一般,我试着支起身,腰部却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嘶…”剧烈的疼痛使我不得不放弃了这一想法,我只好又重新躺了回去。
我应该是在河流旁吧,我躺在满天繁星下,真漂亮啊,之前没见过呢。
是被追杀的,我这样肯定到。
嗯?我怎么会这么想?
是直觉吗…嗯?
我闻着泥土湿润的气息,听着耳边流水淙淙的声音,思绪好像放远了。
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又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很迷茫的样子,我之前应该不是这样的。
我之前又是怎样的呢?
快点走,我对自己说。
再呆这里会有危险的…吧?

(2)身份
人真的是一种奇特的生物啊.....
即使失去了一切关于过去的记忆,也依然拥有逻辑思维和语言能力还有一些基本的常识。【by百度贴吧 freefds 123】
丢掉不需要的东西,也是“人”这种奇特的生物所拥有的本领吧。
所以,我才把自己的记忆丢掉了吗。
我坐在河边,盘起腿,开始端详起水中的倒影。意外的,我长得还不错嘛。
银色的头发,黑色的双眼,还有…护额?这是什么?
银色的铁块,贴在一根黑色的布带上,绑在我的脑后,反射出一阵炫目的光,我微微眯起了双眼。
这是什么?我一把摘下护额,从仅有的记忆中寻找这个铁块上图案的来源,令人遗憾的是,除了乌鸦嘴,我想不到别的任何东西。
啧,我翻起身,拍了拍手掌,我步入了森林。
在河边呆了这么久,没什么问题吧,之前还想着要早点走呢,看来是我多虑了。
可我还是有些奇怪,总感觉有人正盯着我。于是我回头看了看那条河流,那片河滩上…
什么也没有。
还是我多虑了啊…
我放下了心,河滩上却突然出现了几支黑色的,纤细的“针”。
跑!